燁燁燁燁

鄭重X藍一 (一)

紐約的酒吧哩,這個全中國年輕的CEO又把自己灌醉了,“藍一”有人叫著自己呢!一抬眼,藍一覺得自己應該是醉瘋了”藍一,我叫著你呢!“學長”藍一最想見到又不可能見到的人。

 

 

大學時期

籃球場上,兩隊拚得不可開交,最終經濟系學長們還是小勝一球。“學弟,球打得不錯,你叫啥名啊?”“我叫藍一,學長才厲害啊”“鄭重,三年級的”“我是一年級”藍一回答。“下回再一起打吧!不早了,該回家囉!不然我家老爺子又要念人了”鄭重笑著說。忽然藍一眼神落寞,沒逃過鄭重的眼睛,但畢竟還不熟,也不好意思多問,而且家中也還有事,說了聲再見就走了。 


藍一慢慢踱步回家,其實自從姥姥過世後,早已習慣一個人,但今天不知怎麼了,突然希望可以跟學長多聊聊,即便是亂哈拉也好。“呵呵!可能太寂寞了吧!!” 藍一自嘲的說著。

 

期末考完,“好累啊!藍一你不累啊!”學長關心的說著,藍一笑著說“還好吧!趕快暖身吧!待會別閃到腰啊!!”“去,講的我好像個老頭似的”鄭重冷著臉說,但下一秒就忍不住笑出來。球場上兩人互不相讓,卡位、衝撞、假動作穿越,樣樣都來,其他隊友還以為這兩人有啥深仇大恨呢! 賽後氣喘吁吁的兩人,盤腿坐地,冷水澆頭,早已沒有考完試疲憊的感覺,只覺得精神越來越好了。“學長等會要做什麼啊? ”藍一狀似隨口提問,“回家啊!”“喔!”藍一只回答了一個字就無聲了,那落寞的眼神又撞進鄭重的眼裡,鄭重心裡有一絲異樣出現,但他很快甩去,拍著藍一的肩,“幹嘛呢?怎麼悶悶不樂的”“沒事,隨口問問”藍一的嘴角抽動一下,想掩飾過去。“走吧!我們去吃冰,吃完我再回家。”鄭重邊說邊站起來,並身手拉起藍一“好,看誰先跑到冰店,輸的請客”,藍一邊說邊跑,真正的開心笑了。 


暑假期間,只要有空,他倆都會起打球,有時藍一也會來跟他請教功課,每次都會發現藍一很開心的來見他,然後帶著落寞的眼神回去。有一天,他終於忍不住問了“藍一,家裡都還有什麼人啊?”“沒人,就我一個”藍一淡淡的說,鄭重傻了,一時之間不知怎麼回答。藍一見他不說話,“沒事,我一個人一樣很好,不用同情我”,說完藍一就跑了。鄭重馬上提步追趕,在終於抓住藍一的手背之後,一把抱住藍一,“跑什麼,我有說我同情你嗎?”,擁抱的姿勢讓兩個人感覺都很怪,互相像是被電擊到忽然彈開,兩人尷尬的喘著氣。“其實我也不能說羨慕你,但是有時候我也想像你一樣自由自在沒人管”鄭重看著藍一,一臉認真。“你別身在福中不知福,我多希望有人管著我,而不是一個人孤孤單單”。藍一閃避著鄭重的眼神低著頭,“那以後我管著你好了,你的一切都歸我管”鄭重勾著藍一的脖子,像是下了決心一樣。藍一抬頭看著鄭重,“你說的,不許反悔,我會認真的喔!”

 

鄭重發現自己越來越在意這個學弟,常會注意他的一舉一動,藍一也像是得到許可證般的天天來找鄭重問事問功課。兩人幾乎只要是課後時間幾乎都是膩在一起的,除了做功課跟打球之外,鄭重也帶著藍一起去爬山釣魚。終於有耳語傳到班導的耳裡了”聽說你最近很注意一個學弟”班導師在下課後單獨約談了鄭重,“是的,學弟只有一個人,所以特別擔心他”, “這樣啊!但是擔心別人之虞,也要顧好自己的本分啊!” “我的課業沒問題啊?? ”,鄭重不明所以。“鄭老只有你一個孫子,你別忘了男人的本分。”這就是老爹子與班導是熟識的壞處啊,鄭重心想。老實說,如果沒有班導的一番話,鄭重可能還不會認真去想他跟藍一的關係,越想越覺得,他好捨不得藍一,這麼好的一個人,命運怎麼會這麼悲慘,從小失去父母、唯一的姥姥又在他高一年離開他,一個人孤孤單單…。他想通了,不管別人怎麼說,他就是要護著藍一。

 

同一天,藍一當然也被自己的班導師找去談話了,“聽說你最近跟大三的鄭重學長特別好”,敏感的藍一馬上聽出這問題背後的含意,“也沒有,就是學長說我可以去問他功課,所以就比較常去找學長”,“如果你有問題也可以來問老師啊!”班導盯著藍一說,藍一被看的很不自在,呼了一口氣說“我知道了,我會盡量不去麻煩學長”。看著藍一失意的眼神,班導師開口了“藍一,我知道你自己一個人很辛苦,但有些事情老師還是要讓你知道。“鄭重他們家對他很重視,是栽培要接家裡事業的,所以任何一點點失當的行為,對他來說都是不行的,你明白嗎? ”藍一點點頭,離開了班導辦公室。

 

回家的路上,鄭重看到藍一一路踢著罐子,他從背後拍了他一下,“藍一,怎麼悶悶不樂的? ”藍一扯開嘴笑了一下“沒有啊!”笑容很快就沒了。“別騙我了,你肯定也被找去問話了”,藍一瞪大了眼,鄭重看他這樣子笑了出來“沒事的,管他們怎麼說,我說過我要管著你就是會管著你的,別擔心了。”藍一笑了笑卻沒說什麼,鄭重覺得奇怪,心想這小子怎麼不像平常嘰嘰喳喳的說不許騙人呢?但又不想婆媽,就沒問了。

 

那天之後,鄭重發現自己反而更想看到藍一,而藍一卻刻意的避開著他,不但不會主動來找他了,也不會在出現在籃球場上。鄭重覺得很煩,但又不好主動去找藍一,因為班導眼線很多,這樣一來一定又會替兩人惹事,他自己是無所謂,但藍一就慘了,一個人要面對閒言閒語,日子一定會不好過。有一天下課,鄭重刻意躲在藍一回家的路上,怎知六點回家時間藍一都沒回家,他有點著急但又不知道該怎麼辦,只能繼續等。又等了一小時,才看著藍一低著頭回來,一見人劈頭就說“你小子搞什麼,下課了不回家,知不知道我會擔心啊!”藍一看著來人,冷冷的說 “就是不想遇見你才躲著不回的”,“你搞什麼? ”鄭重怒了,“沒搞什麼,我只是不想有人管著我,煩都煩死了”藍一撇頭,朝著家中急步而去。一進家門,鄭重緊抓著藍一的兩臂“你到底怎麼了,怎麼我們才幾天沒說話,你就變成這樣? ”,藍一甩開鄭重的手,“鄭氏企業的接班人,請你高抬貴手,不要在糾纏我了好嗎?”“到底怎麼回事”鄭重打定主意要問個明白。藍一的偽裝崩潰了,隱忍的哭著說”那天除了班導之外,還有一群黑衣人抓住我說,如果我不離你遠一點,他們就要公開我兩個在一起的照片,用輿論讓你做不了接班人。我不想你被我拖累,我只能離你遠一點。”鄭重看著哭泣的藍一,驚訝得說不出話來,原來老爺子已經出手了,他卻渾然不知。“別哭,別哭了”抱著藍一,除了這句話他也想不出別一句。驚動到老爺子,他也不能在一意孤行,真是棘手啊!恍惚中他的唇碰觸到藍一的臉頰,藍一一臉驚恐的抬起頭。鄭重看著紅著眼的他,覺得更惹人憐惜了,想都不想的低頭吻住了藍一的雙唇。藍一傻了一秒鐘,隨即閉上雙眼,隨著鄭重的引導下,兩人獻出了自己的初吻及初夜。


在兩人疲憊身體交纏中,鄭重安穩的抱著藍一睡著了,而藍一的淚流得更多了,他暗暗下了決定,他要離開。

评论(18)

热度(1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