燁燁燁燁

鄭重X藍一 (二)

已經連著幾天找不到藍一了,今天又聽到藍一休學了,鄭重心急如焚,正想衝到藍一家去問個清楚。三輛黑頭車停在校門口,“孫少爺請上車”, “爺爺,藍一呢? ”一上車鄭重憂心忡忡的脫口而出,老爺子面無表情冷冷的說“這是我教你的規矩嗎?”。鄭重知道這會啥事都不能做,乖乖應對才是上策。“對不起”鄭重低頭認錯。“你不用擔心他,我知道他功課也不錯,好好栽培應該也是個人才,所以才對他曉以大義請他離開,不然你應該知道我有很多方法讓他消失的。”鄭重心一驚,他完全沒想到老爺子有可能用更狠的方是對付藍一。“那現在,…. ”鄭重膽戰心驚的問,“他是自動離開的,我不會為難他,相反的,我還會好好的照看他,你也不用再擔心,做好你自己的事情就好了”。“是的,爺爺”。鄭重怨恨自己的無能為力。


在爺爺的安排下,鄭重大學畢業後就到出國留學,除了學習之外,當然就是要讓他離開藍一越遠越好。鄭家的事業在金融海嘯中受到不小的衝擊,後來靠著鄭重的努力,雖不至於滅頂,但跟過往已不可同日而語。可是上流社會普遍對著鄭重還是有很好的評語,在財富論壇慈善晚宴中,高大的身材,讓他一出場就吸引目光,風度翩翩,謙恭有禮,幽默風趣個是大家對他一致的評價。很多千金大小姐很喜歡他,但他也好像從沒利用過自己的優勢跟誰胡來,因此上流千金門對他是越來越有興趣了,老爺子很開心看到這一天,期待用聯姻的方式幫助鄭家的事業恢復以前的榮景。在這看似一切都符合老爺子期待的外表下,只有鄭重自己知道,他心中始終只有一個人,而今天終於要見到他了。

藍一,這個全中國最年輕的CEO應邀在晚會中演講,當看到宴會請柬時鄭重一點都不敢相信,老爺子當然也不會聯想到,後來鄭重確認的這就是他認識的藍一時,那種興奮真是無任何言語可以形容。“終於可以見面了,他還記得我嗎? ”鄭重心想,“他應該是恨我的吧?他走了,我卻沒有找他”。思及此,鄭重的興奮感頓時減少了許多。“藍一來了!!”聽到別人的呼喊,鄭重從自己胡思亂想中醒了過來。大門一開,挺拔俊帥的藍一走了進來,全場的掌聲讓他露出自信的笑容,看起來更加迷人,老爺子傻眼了“這是那個藍一嗎?”,鄭重笑得很開心“是的”我的藍一,鄭重心想,“離他遠一點,他會毀了你”老爺子在耳邊低吼,鄭重像是沒聽到,依然開心的笑著,直到與藍一對視,藍一眼神馬上轉走前。

藍一的演說他一字也沒聽進去,他想到藍一那閃避的眼神就是不爽,但礙於場合他也不能做什麼。突然全場的掌聲把他喚醒過來,看著老爺子朝的他笑,鄭重不明所以問,“怎麼了?”“藍一要結婚了”老爺子開心的笑著。鄭重感覺晴天霹靂。


“藍一,你故意的吧?你什麼時候跟我求過婚啦?”在嘉賓休息室裡雨晴笑著說,“什麼”藍一隨口回答,心裡還想著剛剛為何一衝動就脫口說自己要結婚,已經都不是小孩子了,自己也有一番成就了,難道還怕些什麼嗎?其實這答案他心裡也清楚的很。沒錯,他就是怕老爺子一見到他的出現,會更急著逼鄭重去聯姻,他一直都知道老爺子想這麼做,藍一不希望鄭重又因自己為難,即便不能跟自己在一起,他還是希望他能自由選擇所愛,藍一心想如果自己結婚的消息發出去,老爺子應該就不會逼得這麼緊了吧?“我說,你什麼時候跟我求過婚啦? ”雨晴很配合的再說一次,“反正,你也很希望我跟你結婚啊!這樣你可以繼續跟茉莉在一起,也可以給你父母一個交代了”藍一笑著說。”原來你還是替我著想啊?我還以為你只記得你學長呢!”雨晴故意糗他,“別胡說,讓人聽到可不好”藍一冷下臉說。“知道了啦!瞧你緊張的,那這樣,既然我是未婚妻那當然要挽著手一起出去囉!”“走吧”藍一挽著雨晴的手,正準備出房門,“你好,藍一”帶著酒意紅著臉的鄭重站在門口,“學長,你好”藍一有點訝異但又故做鎮靜。看到藍一冷靜的臉孔,鄭重心中的不爽又多加了一分“你真的要結婚了嗎? ”鄭重盯著藍一問,”老爺子知道你來找我嗎? ”藍一故意岔開話題,“他聽到你要結婚開心的多喝了幾杯,已經讓人先送他回去了。”鄭正含混的說著。“你真的要結婚了嗎? ”鄭重更大聲的又再問的一次。“這邊不好說,我們回家去。”雨晴很快的跟藍一說明,並向學長伸出手,“鄭重學長您好,我是雨晴”,鄭重聽到她叫自己的名字有點意外,但馬上意會到一定是聽藍一說的,頓時又有點開心“原來他心裡還是有我的”。


回到家,雨晴幫忙把已經醉倒的鄭重送到床上,壞笑著跟藍一說,“人都來了,好好享用啊!!”“別胡說了,你走的時候小心一點,別讓人發現你跑去茉莉那了啊”藍一也不甘示弱,“雨晴哈哈大笑”你擔心你自己吧,明天可別兩人一起出門啊!”。送走了雨晴,藍一看到床上的鄭重,不由得嘆了一口氣,想了那麼久的人就在身旁,藍一伸手輕撫鄭重的臉“我該拿你怎麼辦呢? ” 

评论(8)

热度(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