燁燁燁燁

鄭重X藍一 (三)

藍一在鄭重身旁坐下,嘆口氣後靜靜的看著他,想著自己這麼多年的努力,不就是希望有一天能配得上他嗎?但是老爺子的問題,還是跟多年前一樣,橫亙在他們之間,尤其現在自己又多了與雨晴的婚約。雨晴雖然明白自己的狀態,但雨晴的爸爸,也就是讓自己事業能成功發展的恩人,他的臉面卻不能不顧。越想越煩,握住了鄭重的手,躺在床上,一夜無眠,直到天色泛白才累得睡去。

鄭重頭痛欲裂,正想伸手摸頭時發現手被握住了,他看了看身邊的人,昨天的記憶全都回來了。自己真沒用,想問的全沒問,白白浪費一晚的時間,想到就生氣自己。鄭重的躁動驚醒了藍一,藍一瞬間放開握住的手,坐了起來。“學長,你昨天喝多了,不好把你送回去... ”語音未完,已經被鄭重一把抱住,“我好想你”鄭重緊緊抱著藍一,“你知不知道,你離開後我真的很想去找你,但是又怕老爺子做出對你不利的事,我只能忍著不去找你不去想你,希望老爺子對你的注意能減少。我做到了,但我也不是我自己了,每天渾渾噩噩,做著老爺子希望我做的事,但整個人是空虛的。每天晚上,我都想著你在哪呢?你在做什麼呢?會不會想我呢? ”鄭重連珠砲的表白,攻得藍一措手不及,他不知該如何回答,他很想響應學長的愛,但又怕現實會讓兩人名聲都崩潰。以前他只要擔心學長,他現在不是一個人,他還要顧著雨晴跟她父親的臉面,更不能隨心所欲了啊!藍一心思轉換後,拍拍學長的背,輕聲說“學長我都知道,我沒怪你,你看我們現在不都好好的。我聽說很多名媛都喜歡你,我快結婚了,你也應該趕快找到自己的另一半啊!”鄭重推開藍一,不敢相信的看著他,“你真的要結婚了?難道你還不知道我的心意? ”藍一不敢看鄭重的眼,轉身站起“學長,那都過去了”藍一看向窗外,“我們現在的問題並不比以前少,以前都不行了現在就更不行了”。嘆了口氣,藍一繼續說著“你還有老爺子的問題,而我也還有未婚妻的事。”“夠了,我知道”鄭重怒了手槌著牆,他恨恨的說,“都是我不好,我不應該說了我要管你,實際上卻什麼也幫不了你”“學長,你別這樣,我說了我不怪你”,藍一握住鄭重的手擔心的看著他,“你還是愛我的吧?”鄭重還是問了出口,藍一看著鄭重的眼,吻上他的唇。鄭重像是被鼓勵了一般忘情的吻著藍一,像是怎麼吻都不夠解除多年來的思念,緊緊地抱著對方,急急地互相撫摸,心中渴望更像是想把對方融入骨血一般。兩人此刻當真什麼都不想,不在乎了,就在從心一次吧! 
 
電話響起,吵醒了沉睡的兩人,原來是雨晴來電通知別墅門外疑似有狗仔,她要過來幫忙掩護。“你不會又一聲不響的離開吧? ”鄭重擔憂的問,“別想太多”藍一沒有給予正面的回應。他是真的很想跟學長留在同一個城市裡,但又怕這樣的牽牽絆絆總有一天要出事,他想他的離開可能是最好的方式。 
 

兩年後
在紐約的辦公室裡,雨晴看著盯著窗外的藍一,“老爺子走了你不回去陪他嗎? ”雨晴問,“陪他?他應該是恨我的吧!,我老是留下他一個人,而且他現在也不是一個人了!””藍一淡淡的說。當年他離開北京後就在紐約跟雨晴結婚,隨後也聽到鄭重在北京跟一個富家的千金結婚了。“別想太多,你們之間的最大的問題已經沒有了啊!要珍惜時光啊!別像我跟茉莉”雨晴舒了口長氣說。茉莉去年得了乳癌走了,唯一感到安慰的是,茉莉最後的日子,雨晴一直都是陪伴在身邊的。“紐約北京分隔兩地,仍切不斷我對你的思念,但那又能怎樣呢? ”藍一心想。“你不用擔心我爸那邊,經過茉莉的事,他也已經想開了,他現在只希望我能開心,我相信他對你也是”雨晴體貼的說。“我知道其時他很希望能抱孫子,所以當我們結婚的時候,他是真的很高興的,但沒想到我們卻各自有打算,真是有點對不起他老人家對我的栽培”,藍一感嘆的說。“總有人要對不起的,最重要的是不要對不起自己”雨晴開解的說。“他身邊還有太太”藍一悶悶的說。“你覺得那是真愛嗎?你這樣想不覺得太對不起他了嗎?”雨晴有點不解,也替他有點氣悶“好好想想吧!我想他現在應該很希望你在身邊”雨情再次提醒。

闊別兩年的北京,一切建設進步許多,但灰茫茫的天空就像藍一現在的心情,他是回來了,但不知道學長是不是還要他。撥出了電話,忽然覺得自己這樣衝動的回來真是不智,就在這樣想的時候電話被接起了。“鄭重”電話那同傳來的聲音喚回藍一雜亂的心思“是我,藍一”, “我知道”鄭重冷冷的說”我聽說老爺子過世了,希望你不要太傷心了”藍一想殺死自己,講什麼鬼話啊!“我還好”鄭重只講了這三個字又不說了。“我回來了,要見個面嗎? ”藍一有點尷尬的問,“可以,去你家吧!等會見!”說完鄭重那邊就掛了電話。

藍一沒想到鄭重會是這樣的反應,等待的過程中,心情忐忑不安,一會門鈴響起。鄭重進門後始終盯著藍一,藍一被盯的尷尬,終於問出“學長為何這樣看著我?”“你為何回來?”鄭重一然盯著藍一,“我怕你不開心,我想回來陪著你。”藍一一臉認真的說。”你為什麼會怕我不開心,你不是一向我行我素的嗎?”鄭重冷冷的說,“我很好,我老婆對我也很好,我已經不需要你虛情假意的關心了”,這回換藍一傻眼了,“我從來沒對你虛情假意,我所做的任何決定都是為了你好啊!”“呵呵!好一個為了我好,你就可以一再的不告而別,第一次可以說是老爺子逼你的,第二次呢? ”鄭重憤憤的說,“我怕你對不起老爺子,也擔心我們在一起會讓你身敗名裂啊!”藍一急急解釋“你是擔心你自己吧!所以才趕緊離開北京去紐約跟未婚妻結婚”鄭重不削的說。“事情真的不是你想的那樣,這次我回來也是雨晴勸我,我才有勇氣回來的,我們的關係不是你想的那樣,我當時真的事全心為你著想啊!”“你別說了,那都過去了,今天我跟你見面也只是想跟你說清楚,以前我說了我做不到的承諾,但你也一而再的離開我,我想我們扯平了。我們就這樣吧,以後別再見面了!”鄭重轉身要走,藍一急忙衝上去抱住他,“別走,我再也不想離開你”,“兩年前你已經離開我了”鄭重撥開藍一的手,大步離開,留下空蕩的房間跟一個淚流滿面,心被瞬間掏空的藍一。

评论(9)

热度(1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