燁燁燁燁

郑重X蓝一 (一)(二)(三)(简体版)

@_司御_建议把放上简体版 

另 @fan641001已完成郑重X蓝一 (四)

请继续支持喔!

 

郑重X蓝一 (一)

 

纽约的酒吧哩,这个全中国年轻的CEO又把自己灌醉了,“蓝一”有人叫着自己呢!一抬眼,蓝一觉得自己应该是醉疯了”蓝一,我叫着你呢!“学长”蓝一最想见到又不可能见到的人。

 

 

 

大学时期

 

篮球场上,两队拼得不可开交,最终经济系学长们还是小胜一球。 “学弟,球打得不错,你叫啥名啊?”“我叫蓝一,学长才厉害啊”“郑重,三年级的”“我是一年级”蓝一回答。 “下回再一起打吧!不早了,该回家啰!不然我家老爷子又要念人了”郑重笑着说。忽然蓝一眼神落寞,没逃过郑重的眼睛,但毕竟还不熟,也不好意思多问,而且家中也还有事,说了声再见就走了。

 

蓝一慢慢踱步回家,其实自从姥姥过世后,早已习惯一个人,但今天不知怎么了,突然希望可以跟学长多聊聊,即便是乱哈拉也好。 “呵呵!可能太寂寞了吧!!” 蓝一自嘲的说着。

 

期末考完,“好累啊!蓝一你不累啊!”学长关心的说着,蓝一笑着说“还好吧!赶快暖身吧!待会别闪到腰啊!!”“去,讲的我好像个老头似的”郑重冷着脸说,但下一秒就忍不住笑出来。球场上两人互不相让,卡位、冲撞、假动作穿越,样样都来,其他队友还以为这两人有啥深仇大恨呢! 赛后气喘吁吁的两人,盘腿坐地,冷水浇头,早已没有考完试疲惫的感觉,只觉得精神越来越好了。 “学长等会要做什么啊? ”蓝一状似随口提问,“回家啊!”“喔!”蓝一只回答了一个字就无声了,那落寞的眼神又撞进郑重的眼里,郑重心里有一丝异样出现,但他很快甩去,拍着蓝一的肩,“干嘛呢?怎么闷闷不乐的”“没事,随口问问”蓝一的嘴角抽动一下,想掩饰过去。 “走吧!我们去吃冰,吃完我再回家。”郑重边说边站起来,并身手拉起蓝一“好,看谁先跑到冰店,输的请客”,蓝一边说边跑,真正的开心笑了。

 

暑假期间,只要有空,他俩都会起打球,有时蓝一也会来跟他请教功课,每次都会发现蓝一很开心的来见他,然后带着落寞的眼神回去。有一天,他终于忍不住问了“蓝一,家里都还有什么人啊?”“没人,就我一个”蓝一淡淡的说,郑重傻了,一时之间不知怎么回答。蓝一见他不说话,“没事,我一个人一样很好,不用同情我”,说完蓝一就跑了。郑重马上提步追赶,在终于抓住蓝一的手背之后,一把抱住蓝一,“跑什么,我有说我同情你吗?”,拥抱的姿势让两个人感觉都很怪,互相像是被电击到忽然弹开,两人尴尬的喘着气。 “其实我也不能说羡慕你,但是有时候我也想像你一样自由自在没人管”郑重看着蓝一,一脸认真。 “你别身在福中不知福,我多希望有人管着我,而不是一个人孤孤单单”。蓝一闪避着郑重的眼神低着头,“那以后我管着你好了,你的一切都归我管”郑重勾着蓝一的脖子,像是下了决心一样。蓝一抬头看着郑重,“你说的,不许反悔,我会认真的喔!”

 

郑重发现自己越来越在意这个学弟,常会注意他的一举一动,蓝一也像是得到许可证般的天天来找郑重问事问功课。两人几乎只要是课后时间几乎都是腻在一起的,除了做功课跟打球之外,郑重也带着蓝一起去爬山钓鱼。终于有耳语传到班导的耳里了”听说你最近很注意一个学弟”班导师在下课后单独约谈了郑重,“是的,学弟只有一个人,所以特别担心他”, “这样啊!但是担心别人之虞,也要顾好自己的本分啊!” “我的课业没问题啊?? ”,郑重不明所以。 “郑老只有你一个孙子,你别忘了男人的本分。”这就是老爹子与班导是熟识的坏处啊,郑重心想。老实说,如果没有班导的一番话,郑重可能还不会认真去想他跟蓝一的关系,越想越觉得,他好舍不得蓝一,这么好的一个人,命运怎么会这么悲惨,从小失去父母、唯一的姥姥又在他高一年离开他,一个人孤孤单单…。他想通了,不管别人怎么说,他就是要护着蓝一。

 

同一天,蓝一当然也被自己的班导师找去谈话了,“听说你最近跟大三的郑重学长特别好”,敏感的蓝一马上听出这问题背后的含意,“也没有,就是学长说我可以去问他功课,所以就比较常去找学长”,“如果你有问题也可以来问老师啊!”班导盯着蓝一说,蓝一被看的很不自在,呼了一口气说“我知道了,我会尽量不去麻烦学长”。看着蓝一失意的眼神,班导师开口了“蓝一,我知道你自己一个人很辛苦,但有些事情老师还是要让你知道。“郑重他们家对他很重视,是栽培要接家里事业的,所以任何一点点失当的行为,对他来说都是不行的,你明白吗? ”蓝一点点头,离开了班导办公室。

 

回家的路上,郑重看到蓝一一路踢着罐子,他从背后拍了他一下,“蓝一,怎么闷闷不乐的? ”蓝一扯开嘴笑了一下“没有啊!”笑容很快就没了。 “别骗我了,你肯定也被找去问话了”,蓝一瞪大了眼,郑重看他这样子笑了出来“没事的,管他们怎么说,我说过我要管着你就是会管着你的,别担心了。”蓝一笑了笑却没说什么,郑重觉得奇怪,心想这小子怎么不像平常叽叽喳喳的说不许骗人呢?但又不想婆妈,就没问了。

 

那天之后,郑重发现自己反而更想看到蓝一,而蓝一却刻意的避开着他,不但不会主动来找他了,也不会在出现在篮球场上。郑重觉得很烦,但又不好主动去找蓝一,因为班导眼线很多,这样一来一定又会替两人惹事,他自己是无所谓,但蓝一就惨了,一个人要面对闲言闲语,日子一定会不好过。有一天下课,郑重刻意躲在蓝一回家的路上,怎知六点回家时间蓝一都没回家,他有点着急但又不知道该怎么办,只能继续等。又等了一小时,才看着蓝一低着头回来,一见人劈头就说“你小子搞什么,下课了不回家,知不知道我会担心啊!”蓝一看着来人,冷冷的说“就是不想遇见你才躲着不回的”,“你搞什么? ”郑重怒了,“没搞什么,我只是不想有人管着我,烦都烦死了”蓝一撇头,朝着家中急步而去。一进家门,郑重紧抓着蓝一的两臂“你到底怎么了,怎么我们才几天没说话,你就变成这样? ”,蓝一甩开郑重的手,“郑氏企业的接班人,请你高抬贵手,不要在纠缠我了好吗?”“到底怎么回事”郑重打定主意要问个明白。蓝一的伪装崩溃了,隐忍的哭着说”那天除了班导之外,还有一群黑衣人抓住我说,如果我不离你远一点,他们就要公开我两个在一起的照片,用舆论让你做不了接班人。我不想你被我拖累,我只能离你远一点。”郑重看着哭泣的蓝一,惊讶得说不出话来,原来老爷子已经出手了,他却浑然不知。 “别哭,别哭了”抱着蓝一,除了这句话他也想不出别一句。惊动到老爷子,他也不能在一意孤行,真是棘手啊!恍惚中他的唇碰触到蓝一的脸颊,蓝一一脸惊恐的抬起头。郑重看着红着眼的他,觉得更惹人怜惜了,想都不想的低头吻住了蓝一的双唇。蓝一傻了一秒钟,随即闭上双眼,随着郑重的引导下,两人献出了自己的初吻及初夜。

 

在两人疲惫身体交缠中,郑重安稳的抱着蓝一睡着了,而蓝一的泪流得更多了,他暗暗下了决定,他要离开。

 

 

郑重X蓝一 (二)

 

已经连着几天找不到蓝一了,今天又听到蓝一休学了,郑重心急如焚,正想冲到蓝一家去问个清楚。三辆黑头车停在校门口,“孙少爷请上车”, “爷爷,蓝一呢? ”一上车郑重忧心忡忡的脱口而出,老爷子面无表情冷冷的说“这是我教你的规矩吗?”。郑重知道这会啥事都不能做,乖乖应对才是上策。 “对不起”郑重低头认错。 “你不用担心他,我知道他功课也不错,好好栽培应该也是个人才,所以才对他晓以大义请他离开,不然你应该知道我有很多方法让他消失的。”郑重心一惊,他完全没想到老爷子有可能用更狠的方是对付蓝一。 “那现在,…. ”郑重胆战心惊的问,“他是自动离开的,我不会为难他,相反的,我还会好好的照看他,你也不用再担心,做好你自己的事情就好了”。 “是的,爷爷”。郑重怨恨自己的无能为力。

 

在爷爷的安排下,郑重大学毕业后就到出国留学,除了学习之外,当然就是要让他离开蓝一越远越好。郑家的事业在金融海啸中受到不小的冲击,后来靠着郑重的努力,虽不至于灭顶,但跟过往已不可同日而语。可是上流社会普遍对着郑重还是有很好的评语,在财富论坛慈善晚宴中,高大的身材,让他一出场就吸引目光,风度翩翩,谦恭有礼,幽默风趣个是大家对他一致的评价。很多千金大小姐很喜欢他,但他也好像从没利用过自己的优势跟谁胡来,因此上流千金门对他是越来越有兴趣了,老爷子很开心看到这一天,期待用联姻的方式帮助郑家的事业恢复以前的荣景。在这看似一切都符合老爷子期待的外表下,只有郑重自己知道,他心中始终只有一个人,而今天终于要见到他了。

 

蓝一,这个全中国最年轻的CEO应邀在晚会中演讲,当看到宴会请柬时郑重一点都不敢相信,老爷子当然也不会联想到,后来郑重确认的这就是他认识的蓝一时,那种兴奋真是无任何言语可以形容。 “终于可以见面了,他还记得我吗? ”郑重心想,“他应该是恨我的吧?他走了,我却没有找他”。思及此,郑重的兴奋感顿时减少了许多。 “蓝一来了!!”听到别人的呼喊,郑重从自己胡思乱想中醒了过来。大门一开,挺拔俊帅的蓝一走了进来,全场的掌声让他露出自信的笑容,看起来更加迷人,老爷子傻眼了“这是那个蓝一吗?”,郑重笑得很开心“是的”我的蓝一,郑重心想,“离他远一点,他会毁了你”老爷子在耳边低吼,郑重像是没听到,依然开心的笑着,直到与蓝一对视,蓝一眼神马上转走前。

 

蓝一的演说他一字也没听进去,他想到蓝一那闪避的眼神就是不爽,但碍于场合他也不能做什么。突然全场的掌声把他唤醒过来,看着老爷子朝的他笑,郑重不明所以问,“怎么了?”“蓝一要结婚了”老爷子开心的笑着。郑重感觉晴天霹雳。

“蓝一,你故意的吧?你什么时候跟我求过婚啦?”在嘉宾休息室里雨晴笑着说,“什么”蓝一随口回答,心里还想着刚刚为何一冲动就脱口说自己要结婚,已经都不是小孩子了,自己也有一番成就了,难道还怕些什么吗?其实这答案他心里也清楚的很。没错,他就是怕老爷子一见到他的出现,会更急着逼郑重去联姻,他一直都知道老爷子想这么做,蓝一不希望郑重又因自己为难,即便不能跟自己在一起,他还是希望他能自由选择所爱,蓝一心想如果自己结婚的消息发出去,老爷子应该就不会逼得这么紧了吧? “我说,你什么时候跟我求过婚啦? ”雨晴很配合的再说一次,“反正,你也很希望我跟你结婚啊!这样你可以继续跟茉莉在一起,也可以给你父母一个交代了”蓝一笑着说。 ”原来你还是替我着想啊?我还以为你只记得你学长呢!”雨晴故意糗他,“别胡说,让人听到可不好”蓝一冷下脸说。 “知道了啦!瞧你紧张的,那这样,既然我是未婚妻那当然要挽着手一起出去啰!”“走吧”蓝一挽着雨晴的手,正准备出房门,“你好,蓝一”带着酒意红着脸的郑重站在门口,“学长,你好”蓝一有点讶异但又故做镇静。看到蓝一冷静的脸孔,郑重心中的不爽又多加了一分“你真的要结婚了吗? ”郑重盯着蓝一问,”老爷子知道你来找我吗? ”蓝一故意岔开话题,“他听到你要结婚开心的多喝了几杯,已经让人先送他回去了。”郑正含混的说着。 “你真的要结婚了吗? ”郑重更大声的又再问的一次。 “这边不好说,我们回家去。”雨晴很快的跟蓝一说明,并向学长伸出手,“郑重学长您好,我是雨晴”,郑重听到她叫自己的名字有点意外,但马上意会到一定是听蓝一说的,顿时又有点开心“原来他心里还是有我的”。

 

回到家,雨晴帮忙把已经醉倒的郑重送到床上,坏笑着跟蓝一说,“人都来了,好好享用啊!!”“别胡说了,你走的时候小心一点,别让人发现你跑去茉莉那了啊”蓝一也不甘示弱,“雨晴哈哈大笑”你担心你自己吧,明天可别两人一起出门啊! ”。送走了雨晴,蓝一看到床上的郑重,不由得叹了一口气,想了那么久的人就在身旁,蓝一伸手轻抚郑重的脸“我该拿你怎么办呢? ”

 

 

郑重X蓝一 (三)

 

蓝一在郑重身旁坐下,叹口气后静静的看着他,想着自己这么多年的努力,不就是希望有一天能配得上他吗?但是老爷子的问题,还是跟多年前一样,横亘在他们之间,尤其现在自己又多了与雨晴的婚约。雨晴虽然明白自己的状态,但雨晴的爸爸,也就是让自己事业能成功发展的恩人,他的脸面却不能不顾。越想越烦,握住了郑重的手,躺在床上,一夜无眠,直到天色泛白才累得睡去。

 

郑重头痛欲裂,正想伸手摸头时发现手被握住了,他看了看身边的人,昨天的记忆全都回来了。自己真没用,想问的全没问,白白浪费一晚的时间,想到就生气自己。郑重的躁动惊醒了蓝一,蓝一瞬间放开握住的手,坐了起来。 “学长,你昨天喝多了,不好把你送回去... ”语音未完,已经被郑重一把抱住,“我好想你”郑重紧紧抱着蓝一,“你知不知道,你离开后我真的很想去找你,但是又怕老爷子做出对你不利的事,我只能忍着不去找你不去想你,希望老爷子对你的注意能减少。我做到了,但我也不是我自己了,每天浑浑噩噩,做着老爷子希望我做的事,但整个人是空虚的。每天晚上,我都想着你在哪呢?你在做什么呢?会不会想我呢? ”郑重连珠炮的表白,攻得蓝一措手不及,他不知该如何回答,他很想响应学长的爱,但又怕现实会让两人名声都崩溃。以前他只要担心学长,他现在不是一个人,他还要顾着雨晴跟她父亲的脸面,更不能随心所欲了啊!蓝一心思转换后,拍拍学长的背,轻声说“学长我都知道,我没怪你,你看我们现在不都好好的。我听说很多名媛都喜欢你,我快结婚了,你也应该赶快找到自己的另一半啊!”郑重推开蓝一,不敢相信的看着他,“你真的要结婚了?难道你还不知道我的心意? ”蓝一不敢看郑重的眼,转身站起“学长,那都过去了”蓝一看向窗外,“我们现在的问题并不比以前少,以前都不行了现在就更不行了”。叹了口气,蓝一继续说着“你还有老爷子的问题,而我也还有未婚妻的事。”“够了,我知道”郑重怒了手槌着墙,他恨恨的说,“都是我不好,我不应该说了我要管你,实际上却什么也帮不了你”“学长,你别这样,我说了我不怪你”,蓝一握住郑重的手担心的看着他,“你还是爱我的吧?”郑重还是问了出口,蓝一看着郑重的眼,吻上他的唇。郑重像是被鼓励了一般忘情的吻着蓝一,像是怎么吻都不够解除多年来的思念,紧紧地抱着对方,急急地互相抚摸,心中渴望更像是想把对方融入骨血一般。两人此刻当真什么都不想,不在乎了,就在从心一次吧!

 

电话响起,吵醒了沉睡的两人,原来是雨晴来电通知别墅门外疑似有狗仔,她要过来帮忙掩护。 “你不会又一声不响的离开吧? ”郑重担忧的问,“别想太多”蓝一没有给予正面的回应。他是真的很想跟学长留在同一个城市里,但又怕这样的牵牵绊绊总有一天要出事,他想他的离开可能是最好的方式。

 

 

两年后

 

在纽约的办公室里,雨晴看着盯着窗外的蓝一,“老爷子走了你不回去陪他吗? ”雨晴问,“陪他?他应该是恨我的吧!,我老是留下他一个人,而且他现在也不是一个人了!””蓝一淡淡的说。当年他离开北京后就在纽约跟雨晴结婚,随后也听到郑重在北京跟一个富家的千金结婚了。“别想太多,你们之间的最大的问题已经没有了啊!要珍惜时光啊!别像我跟茉莉”雨晴舒了口长气说。茉莉去年得了乳癌走了,唯一感到安慰的是,茉莉最后的日子,雨晴一直都是陪伴在身边的。“纽约北京分隔两地,仍切不断我对你的思念,但那又能怎样呢? ”蓝一心想。“你不用担心我爸那边,经过茉莉的事,他也已经想开了,他现在只希望我能开心,我相信他对你也是”雨晴体贴的说。“我知道其时他很希望能抱孙子,所以当我们结婚的时候,他是真的很高兴的,但没想到我们却各自有打算,真是有点对不起他老人家对我的栽培”,蓝一感叹的说。“总有人要对不起的,最重要的是不要对不起自己”雨晴开解的说。“他身边还有太太”蓝一闷闷的说。“你觉得那是真爱吗?你这样想不觉得太对不起他了吗? ”雨晴有点不解,也替他有点气闷“好好想想吧!我想他现在应该很希望你在身边”雨情再次提醒。

 

阔别两年的北京,一切建设进步许多,但灰茫茫的天空就像蓝一现在的心情,他是回来了,但不知道学长是不是还要他。拨出了电话,忽然觉得自己这样冲动的回来真是不智,就在这样想的时候电话被接起了。 “郑重”电话那同传来的声音唤回蓝一杂乱的心思“是我,蓝一”, “我知道”郑重冷冷的说”我听说老爷子过世了,希望你不要太伤心了”蓝一想杀死自己,讲什么鬼话啊!“我还好”郑重只讲了这三个字又不说了。 “我回来了,要见个面吗? ”蓝一有点尴尬的问,“可以,去你家吧!等会见!”说完郑重那边就挂了电话。

 

蓝一没想到郑重会是这样的反应,等待的过程中,心情忐忑不安,一会门铃响起。郑重进门后始终盯着蓝一,蓝一被盯的尴尬,终于问出“学长为何这样看着我?”“你为何回来?”郑重一然盯着蓝一,“我怕你不开心,我想回来陪着你。”蓝一一脸认真的说。 ”你为什么会怕我不开心,你不是一向我行我素的吗?”郑重冷冷的说,“我很好,我老婆对我也很好,我已经不需要你虚情假意的关心了”,这回换蓝一傻眼了,“我从来没对你虚情假意,我所做的任何决定都是为了你好啊!”“呵呵!好一个为了我好,你就可以一再的不告而别,第一次可以说是老爷子逼你的,第二次呢? ”郑重愤愤的说,“我怕你对不起老爷子,也担心我们在一起会让你身败名裂啊!”蓝一急急解释“你是担心你自己吧!所以才赶紧离开北京去纽约跟未婚妻结婚”郑重不削的说。 “事情真的不是你想的那样,这次我回来也是雨晴劝我,我才有勇气回来的,我们的关系不是你想的那样,我当时真的事全心为你着想啊!”“你别说了,那都过去了,今天我跟你见面也只是想跟你说清楚,以前我说了我做不到的承诺,但你也一而再的离开我,我想我们扯平了。我们就这样吧,以后别再见面了!”郑重转身要走,蓝一急忙冲上去抱住他,“别走,我再也不想离开你”,“两年前你已经离开我了”郑重拨开蓝一的手,大步离开,留下空荡的房间跟一个泪流满面,心被瞬间掏空的蓝一。

评论

热度(3)